录音曝光!“3000元+陪睡4次,我就给你办通行证”?罪恶不止于此

录音曝光!“3000元+陪睡4次,我就给你办通行证”?罪恶不止于此

国内疫情连绵不绝,让人焦心。

但是你能想象吗?

疫情,也成了罪恶滋生的温床,各种妖魔鬼怪混迹在百姓的疾苦中,趁火打劫。

01

11月7日,新疆乌鲁木齐。

一段电话录音在网上流传,录音中一男子自称自己“指挥部有人”,可以为女子办出疆申报,并称“以前也给别人办过”。

男子称,

“我兄弟给别人办一次是8000,

和我关系特好,给我办是5000。”

许是见女子年轻貌美,男子又色胆包天提出,

“我说你是我妹妹,你给3000就可以”。

随后,又色迷迷地提出,

“回来之后,你要陪我四次。”

不仅胆敢办假证,还要求“肉偿”?!

简直就是狗胆包天!

随后,这段音频在网络上发酵,

多人举报后,引起了警方的注意。

截至发文时,这位“神通广大”的“代办人李某”被挖了出来!

这名30岁的男子,住在乌鲁木齐经开区,冒充防疫工作人员借着疫情,不仅想发财,还想劫色!

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,

多行不义必自毙。

但疫情下的丑恶,远不止这一桩。

02

“连霍高速”,中国最长的高速公路,

这条从江苏连云港—新疆霍尔果斯的高速公路,全长4244千米,途经江苏、安徽、河南、陕西、甘肃、新疆等多省,是中国国家高速公路网东西方向的主干线之一。

然而,因为疫情防控工作需要,近期这条高速公路的部分路段进行了交通管制,禁止车辆通行。

一时间,很多驾驶员滞留,

聊着聊着,就聊出了事。

11月4日下午16:20分许,三名货运司机老李(男,40岁,乌鲁木齐人)、老吕(男,32岁,安徽界首人)和库某(男,35岁,吐鲁番人)正在焦急地想办法时,遇到了一名穿着防疫服的男人张某辉。

52岁的张某辉是石河子人,疫情期间专门驾车在G30连霍高速乌鲁木齐段各服务区,销售生活物品牟利。

这天,张某辉见到3名滞留司机非常焦急,便称自己可以办理货车通行证,并且称“我有门路,曾贩卖过8000多张通行证”……

来自乌鲁木齐的老李不信,便“将了”张某辉“一军”,“如果你真这么有能耐,敢不敢把之前的话重复一遍?!”

于是,张某辉便又重复了一番——

“2020年疫情,我卖了8000张通行证,本次疫情,生意不好,卖了20张……”

他的话,被司机李某用手机偷录了下来,然后在微信群转发。

11月6日,李某发现视频在网上发酵,于是慌忙退了群。

然而,为时已晚。

视频在网上掀起了轩然大波。

随后,乌鲁木齐警方迅速出动,于11月7日凌晨1点将嫌疑人张某辉抓获,并且对其他多名涉事人员进行了调查取证。

结果,所谓的“转卖8000张通行证以及本次卖了20张”纯属自己编造!

敢情,狗掀帘子,只仗着嘴。

03

虽然前面两起,都是伪造,

不过,11月6日,乌鲁木齐警方还发布了另一起通报:

“疫情以来,乌鲁木齐市公安局严厉打击伪造,变造、买卖通行证、出入证非法牟利违法犯罪行为,先后破获刘某等5人涉嫌伪造、盗取并变造通行证案;阿某等人涉嫌伪造、买卖国家机关证件案等一批案件,共抓获犯罪嫌疑人24人。”

根据这份通报涉及的“买卖通行证、出入证非法牟利违法犯罪行为”,“买卖国家机关证件案”,至少可以明确的是,真的有人在伪造、买卖通行证。

根据网友的爆料,疑似有人直接在朋友圈里公然出售“通行证”,在被举报后,还歇斯底里地骂街……

这不是无知,是赤裸裸地犯罪!

疫情,是人类的伤口,也给了贪婪的借口。

此前,石家庄疫情“连绵不断”。

但谁都没想到,“诡异”的源头竟是一家检测室,混管检出阳性却未上报!

最终导致感染者未得及时管控,造成了社区传播!

此后,该实验室涉嫌违法犯罪,警方已对其立案侦查。

如此恶行,同样曾在郑州的一家临床检验中心发生。

疫情暴雨连绵不绝,下了整整三年,

我们齐心协力、想方设法期盼着疫情结束,

但卖伞的人,却想方设法不想让雨停。

这家“和合医学检验试验室”,母公司是“北京和合医学诊断技术股份有限公司”,成立于2021年11月,是应疫情而生。

他们在全国有21家子、分公司,为全国2000余家二甲级以上,500家以上三甲级医疗机构提供差异化检测服务,累计服务人次超过1000万。

然而,这已经不是它第一次出问题了!

今年4月,合肥市宣布:与两家核酸检测实验室暂停合作,并给予警告,理由是“超能力承揽检测业务、出具检测报告严重延时,甚至出具’假阳性’报告。”

其中一家就是“合肥和合”。

今年7月,辽宁发布“核酸检测机构整改名单”,“沈阳和合”赫然在列!

以上是查出来的,查不出来的呢?不敢想。

人的眼睛是黑的,心是红的,

眼睛一红,心就黑了。

小评

想起了《资本论》中的一句话:

当利润达10%,便有人蠢蠢欲动;

当利润达50%,有人敢于铤而走险;

当利润达100%,他们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;

而当利润达300%,连上绞刑架都毫不畏惧。

然而,多行不义必自毙。

报应很快来了。

伪造防疫车通行证者,被依法处罚。

趁火打劫的商家被依法处罚

“无良保障物资”,多名涉案人被逮捕,

那些“国难财”,都成了“索命符”。

接着,国家对无序核酸机构下重手了!

前段时间的北京,砍了第一刀。

短短8天,北京连报三起核酸造假大案,3家医学检测机构被“连锅端”,31名涉案人员被采取强制措施。

明明只检测了100管,却出具了500管的检测报告。

阴性阳性,全凭心情,导致了不少“假阴性”病例,致使疫情在社会面隐匿传播。

甚至有人明明没做核酸,却收到了检测结果。

表面测的是病毒,实际都是生意。

此次的乌鲁木齐,24小时连发3份通报,

越来越干脆迅速的立案通报,

背后是国家的决心——斩断黑手!

疫情三年,我会不时的失望,

但我始终相信我们的国家,相信邪不压正!